真實感人的故事(轉載)

1998年8月24日,一場特殊的追 悼會在山東加祥縣後中莊舉行。死者申春玲是一位年僅16歲 小姑娘,但她卻享受了這個村最高的葬禮規格,她的三 個哥哥穿上了為父母送葬才能穿上的孝衣。在靈柩前長跪不起,全村老少自發地佩帶黑紗哭著為她送行--然而有誰知道這位早逝的姑娘其實與這個家庭沒有任何血緣關系,她只是一個連戶口都沒有的繼女;在繼父癱瘓,親母親離家出走後,她卻勇敢地留了下來,用柔弱的雙肩托起了四個大學生哥哥!
1994年6月,失去丈夫的春玲的母親帶著申春玲姐弟從山東範澤龍周集來到加祥縣後申莊。春玲的繼父申樹平是一個木匠,為人忠老實。繼父上有70多歲的二老,下有四個正在讀書的兒子。其中大兒子申建國在西安交大讀書,其它三個兒子在縣裏讀高中。
盡管家庭負擔很重,但繼父有一門高超的木工手藝,再加上一家人勤儉節約,生活過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對於春玲母子三人的到來,繼父全家都表現出極大的熱情。或許因為家中沒有女孩的緣故,爺爺、奶奶、繼父都對小春玲疼愛有加,哥哥們更是親熱地叫她小玲鐺。
小春玲到繼父家時,早已經過了上學的年齡,可是由於父親去世,她只能失學在家。繼父知道後二話不說,拿錢給她上了學。
家裏本來就有四個孩子上學,再加上小春玲,繼父的肩上又增添了一份負擔。好在繼父勤快,農閑時間常跟鎮上的建築隊外出施工賺些外快,總算能對付家裏的支出。
小春玲非常珍惜這來之不易的上學機會,第一學期就考了個全年級第三名。除了學習,她還包下了部分家務活,一有空閑,就幫幾個哥哥洗臟衣服,幫繼父擡木頭、拉鋸,繼父逢人就誇:我這輩子有福氣,天上掉下個好女兒!
然而,快樂的時光轉眼即逝,一場橫禍從天而降。
1995外 初夏,繼父在一次施工隊中從三樓摔了下來,癱瘓在床。一根大梁倒下了,整個家庭的經濟來源斷絕了,而且為給繼父治病背上了沈重的債務。看著癱在床上的病 父,二哥申建軍率先提出輟學,父親堅決不同意,因為他和老三馬上就要高考了,他的成績在全校名列前茅。老三、老四也要求輟學,好挑起家庭的重擔。
正在哥哥們相爭不讓、繼父左右為難之時,小春玲卻提出由自己輟學,幫媽媽支撐起這個家。繼父流淚了,爺爺、奶奶也不停地抹淚。繼父沈痛說:玲兒,爹對不住妳,妳的幾個哥哥讀了這麽多年書,現在放棄可惜了,只能委屈妳了---
三個哥哥也緊緊握住小妹的手,並在父親床前共同許下諾言:不論以後誰考上大學小妹的這份恩情要加倍償還。
可剛剛走出磨難的春玲母親卻承不住再一次的災難打擊。她從醫生口中得知,丈夫很可能終身癱瘓在床,她對這個家徹底失去了信心,更懼怕自已挑起這副沈重的擔子,決定帶著小兒離家出走。
任春玲如何哀求,如何勸止,母親還是在繼父受傷三個月後離開了危難的家。母親走了,家裏的支柱又斷了一根,爺爺、奶奶成天抹淚, 繼父唉聲嘆氣,哥哥們心中更是怕恐不安。家裏又陷入一片淚雨紛飛中。
村裏的人們也好心地勸慰春玲:「這裏沒有妳任何親人了,妳也回範澤妳姥姥家吧,要不,妳會受一輩子苦的!」小春玲堅定地搖搖頭:「不,我不能走,俺娘走了俺 不能再丟下這個家。」小春玲把哥哥們叫到繼父的床前,一字一句地保證道:「爹,娘走了,是娘沒良心;我不會走,我要留下來陪妳們共渡難關,從今天起,我就是妳的親生女兒。」這一年,申春玲年僅12歲。

【只要哥哥們有出息了,就是小妹有出息了】
小春玲說到做到,她包攬了家裏所有的農活和家務,和真正的家庭婦女一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為整個家庭精打細算地過日了。小春玲知道,這個家要想好起來,首先得讓繼父好起來,所以,在繁忙的農活之余,她一刻也沒有停止為繼父治病。
1996年盛夏,由於天氣炎熱,繼父的病情加重,小春玲決定帶他去濟寧市住院治療。安頓好家裏的事,她拉著板車上路了。80多公裏的路程她足足走了兩天一夜,走到目的地時,她的腳磨破了,肩也腫得老高。在醫院為了節省住宿費,春玲住在醫院的自行車棚裏,看車的老大爺以為她是討飯的乞丐,幾次往外攆她。
小春玲只好實話實說,老人深受感動,不僅把她睡覺用的板車放在最裏邊還專門為她找了一頂蚊帳。
在春玲的精心照顧下,繼父的病情得到了穩定,她又拉著繼父走回了家鄉。剛回到家就趕上了麥收。哥哥們都在上學,爺爺奶奶只能幫著做做飯或捆麥子,7畝多地的麥子只能*春玲一個人。為了搶收,好連續幾天都睡在地裏,累得實在支撐不住了,就趴在麥跺上睡一會兒,醒來以後接著再割。
由 於心急,再加上過度勞累,小春玲的嘴上起了水泡,手腳也磨出了血。她真有些支撐不住了,可剩下的兩畝麥子怎麽辦?這些都是全家人的口糧啊!她急得禁不住在 麥地裏失聲痛哭起來,哭聲引來了鄉親們,大夥對她同情不已,七手八腳幫她割完了麥子。這次艱難的麥收,換來了全家的糧食,二哥在高考中也取得了巨大的豐 收,他以優異的成績被上海同濟大學錄取。手捧著二哥的錄取通知書,小春玲似乎忘記了自已的勞累,高興地跳著、喊著。望著又黑又瘦的小妹,落榜的三哥申建文 不由地流下了傷心的淚水,自責地說:我對不起小妹,她為我們受了這麽多苦,可我卻----說著痛哭起來。
小春玲慌了,拉住三哥的手,勸道:「哥,今年考不上,明年再考,妳別灰心!」
小妹的話讓申建文更是慚愧不已,他表示不復讀了,留在家裏幫妹妹。 春玲執意不肯,她哭著問三哥:我受苦受累不就是讓妳們好好上學嗎?哥哥們有出息了,就是我有出息了,妳怎麽就想不通呢!三哥終於聽從了妹妹了勸說,也決定復讀,二哥去上海讀書的日子越來越近。3000元的學雜費壓得全家人喘不過氣來。
無奈之際,小春玲想到了賣血。第一次去血站,因年齡太小,醫生不給抽;第二次去,她虛報了年齡才被允許抽200CC血。當她拿到400元"營養費"時,臉上的愁容仍沒有散去。她知道,這400元錢對於3000元的學費只不是杯水車薪。
於是,她第三天又一次來到血站。這一次,醫生說什麽都不給抽了。
情急之下,小春玲向醫生下跪講述了賣血的原因。醫生沈默良久,才嘆了口氣說:好吧,就這一次,以後可別再來了;妳還小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這位好心的醫生象征性地給她抽了少量的血,並從自已的口袋裏掏出錢,湊了700元錢給了小春玲。小春玲感動得直掉淚。
回 到家,春玲如數把錢交給了繼父,繼父忙問她從哪來這麽多錢。小春玲撒謊說是借的。細心的二哥卻從她那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的臉上明白了一切。他抓住小妹的手 看了又看,又從她兜裏掏了兩張賣血的收據,全家人都驚呆了!可是,這些錢還遠遠不夠學費的一半,繼父決定賣掉一塊老宅地基,爺爺奶奶也決定把他們準備打壽 棺的三棵大楊樹賣掉。繼父不同意,兩位老人執意說:「小玲子為了咱這個家拼了命了,我們還要那棺材幹啥。」
在全家人的努力下,二哥、三哥的學費總算湊齊了。為了讓二哥申建軍體體面面地去上大學,小春玲連續幾個晚上沒休息, 給哥哥縫制了新棉被和新布鞋。監行前,春玲去車站送二哥,她說:「二哥,咱家雖窮,但有誌氣,妳一定好好學習,別擔心家裏,妳在外面也別苦了自已,需要錢盡管來信給家裏說,俺給妳操辦。」申建軍再也忍不住了,他把小妹緊緊地摟在懷裏,感動得淚流滿面。
妳們可以忘了我,但不能忘了妳們的妹妹
哥哥們上學走了,小春玲開始盤算著怎麽賺錢給繼父治病,為哥哥們繳來年的學費。
起 初,她也想著跟村裏的女孩子們外出打工,可家裏的三個老人沒人照顧,她只能在家想辦法。冥思苦想後,她決定種棉花到富。種棉花與種其它農作物不一樣,管理 起來不僅費事,而且噴灑農藥也很危險,可小春玲卻在心裏盤算著一年下來種棉花大約可收入八九千元,就毫不猶豫地開始忙乎起來。她雄心勃勃地種起了棉花,可 不久,魯西南地區的棉花全部遭受到棉鈴蟲的襲擊。這可急壞了小春玲,身材沒有棉花高的她趕緊背著20多公斤重的藥桶在棉田裏噴灑農藥。
她聽人說,中午最熱的時候,除蟲最有效。她就挑中午陽光最強的時候打藥,炙熱的太陽曬得棉田像個大蒸籠,令她常常喘不過氣來,她只好噴灑一行就出來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一天中午,由於藥桶漏水,她中纛暈了過去,被村裏人發現送了回去。醒來後,她不顧繼父勸阻,又掙紮返回了棉田。
巴心巴肝的苦做終於換來了棉花大豐收,可由於當年棉花收購價太低,小春玲依然沒能把攢到她計劃的錢。聰明的她又動起了腦筋,什麽賺錢她就幹什麽。
農 閑時,她和別人一起收過槐米、柳條,也推銷過草帽,黃豆。後來,她聽人說泗水的蘋果便宜,她又跟著村裏的大伯去泗水販水果。每天晚飯後拉著地排車上路,天 亮時趕到蘋果園,裝上車就往回趕。壯年男子拉一排車,她也拉一地排車。在路上,別人都吃蘋果解渴,她卻一個也舍不得吃,連爛了點的也留下給繼父,爺爺、奶 奶吃,四哥申建華看到的僅14歲的妹妹如此艱辛,心中實在過意不去。他決定退學參軍,留下來幫妹妹。
小春玲卻很支持哥哥,她偷偷地勸慰哥哥道:「我最羨慕的是軍人,留在家裏又有什麽出息呢?妳放心去吧,家裏的困難我能頂住。」經不住小春玲的一再勸說,繼父終於同意了。
四哥去部隊那天,小春玲從口袋掏出一大把皺巴巴的零錢塞到哥哥手裏:「哥哥,這是80多元錢,是俺省下來的,妳留著零用,到部隊後妳好好幹,爭取當個軍官回來。」申建華的眼睛濕潤了。
1997年 春節,是小春玲最快樂的一個春節。除了四哥在部隊外,三個哥哥都回來了,並且三個哥哥都為小妹準備了新年禮物。大哥帶給她的是一套新衣服,二哥送給了她一 條紅圍巾,就連三哥也給她買了一盒美容霜。小春玲抱著禮物從裏屋跑到外屋,不住地跳著笑著,此時的她又恢復了孩子的天性,那麽天真活潑。
小春玲喜悅的神情讓全家為之動容,繼父的臉上也綻開了笑容。他把兒子們叫到床前,說:「妳們三個哥哥做得對!玲玲太苦了,以後妳們有了本事,可以忘了我,但不能忘了妳們的小妹.我們永遠愛著妳————親情小妹在繁忙的農活中,春玲始終不忘給繼父治病,一有希望,哪怕山高路遠,她也帶著繼父去。蒼天不負有心人,繼父的病有了很大的好轉,有時還可以拄著拐杖挪步。哥哥們也是學業有成。大哥申建國在完成本科學業後又考取了碩士研究生。
四哥申建華在部隊入了黨,並被提拔為班長。
1997年9月,三哥申建文高考順利過關,被山東中醫學院錄取。
1998年3月,奶奶突然重病,臨終前,老人緊緊抓住小春玲的手艱難地說:玲兒,奶奶這輩子不虧,有妳這麽個好孫女,奶奶真舍不得人呀!說著老人顫抖著從枕頭底下摸出一個玉手鐲遞給春玲,春玲遲疑著沒接。
爺爺說:玲兒,這是奶奶原本留給妳長嫂的,可奶奶想,這個手鐲最該給妳,妳就滿足了奶奶的心願吧!春玲含淚接過了手鐲,老人安詳地閉上了眼睛。
奶奶去世後,四哥來信了,說他原準備考軍校,可知道奶奶去世後,家裏又用了不少錢,他決定放棄。春玲看了信急了,她馬上找人給哥哥去信勸說,並寄去了200元 錢,讓哥哥買學習資料。她說:「哥哥,考軍校是妳一輩子的大事,可千萬別為了眼前的困難而耽誤了一生啊!」就在春玲想著法了鼓勵四哥時,出走了幾年的母親 突然來信了,原來母親離家出走時就偷偷開了個假離婚證明,後來去了平陽縣,找了一個做食品加工的老板做丈夫,生活還算可以。
她 從別人口中得知女兒這幾年受的苦難,心裏充滿了愧疚。母親來信想讓女兒也去平陽縣跟著她過,還允諾給小春玲找一個好婆家。讀著母親的信,春玲的眼淚奪眶而 出,她恨母親的無情,可那畢竟是自已的親生母親啊!她多想撲到母親的懷裏好好地哭一場,多想跟著母親過一個正常女孩無憂的生活。可她怎能舍棄這個家,這個 家雖窮,但且家人都是真心地疼她愛她啊!
善良的繼父看出了她的憂悉,勸她道:「玲兒,妳去找妳娘吧,爹不怪妳,咱家這麽苦,會拖累妳一輩子的,爹也於心不忍啊!」春玲咬了咬嘴唇,雙膝跪在繼父的床前:「爹,再大的苦俺都能吃,您可千萬別趕俺走。」春玲讓人代筆給母親寫了一封回信,拒絕了母親的要求。
她一如既往地為這個家操持著。為了給四哥多籌點錢買學習資料,1998年 8月的一天,小春玲又一次想到了賣血。在她的再三請求下,醫生一次為她抽了 300CC血,原本身體虛弱、營養不良的她此時更加虛弱。她強打起精神去郵局匯錢。沒想到,過馬路時一恍惚,她被一輛滿載著鋼筋的大卡車掛倒,沈重的車輪從她身上軋過----
噩耗傳來,爺爺承受不住打擊,病倒在床上,繼父四度昏厥過去。
三哥申建文是第一個知道消息趕到家的,他撲到在妹妹的遺體前,哭昏了過去。
二哥申建軍接到電報後,在火車上兩天沒吃沒喝,哭著從上海站著回到家鄉。
遠在西安的讀研究生的大哥申建國聞訊失聲痛哭,他實在抽不出空回家奔喪,流著淚為小妹
發來唁電:親情小妹,妳用母親般的胸懷挑起一個沈重的家;至愛小妹,妳用脆弱的雙肩撐起一片希望,我們永遠愛著妳____親情小妹。
剛剛收到桂林陸軍學院錄取通知書的申建華同時收到了妹妹的噩耗,他當場暈倒在訓練場上。他也匆忙趕回了家鄉。
按當地的風俗,未成年的人死後不僅不能舉行葬禮,就連祖宗的"老林"也不能入。
小春玲到繼父家四年,除了改姓,連戶口也沒來得及報,所以,她還不能算村裏的人。可村裏的長輩們深深地被這個"親情義女"的大仁大義感動,不僅破例為她舉行了最高規格的葬禮,而且還在祖宗的“老”為她選擇了一塊墳地。

老人們流著淚說:這麽好的閨女,死了再不能讓她受屈了。
曾經采訪過申春玲的山東省女作家劉紅也趕來參加了葬禮,並為她撰寫了祭文:妳,宛如山澗一朵野花,妳,又是天邊的一抹雲霞,悄悄地來了,又悄悄地走了。
柔弱的雙肩擔起滿腔摯情, 幼小的心靈托起一個完整的家,年輕的歲月,本應如詩如畫,如絲如縷,可是妳的面前卻堆滿了太多的艱辛和沈重,一個毫無血緣的家,演繹出一番轟轟烈烈的真情;一個小小的妳,雖不驚天地,泣鬼神,可又讓許多天下人為這動情。
妳走了,走得那麽輕,那麽輕,輕得像天邊那朵雲。
妳留下的情又是那麽重,那麽重,重得像巍峨的泰山。
不是每個女孩都有自己的化妝品,也許她一生沒見過也沒觸摸過!但是她是最美的女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羅李亮的部落格

羅李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